語系選擇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語系選擇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靈鷲山大普施水陸法會
靈鷲山大普施水陸法會
水陸經驗分享
07-08-2019

歡喜做、甘願受第一歡喜當志工-簡高鳳嬌師姐

與簡高鳳嬌師姐相約訪談是水陸法會進行的第七天晚上,我們在桃園巨蛋體育館南門外,在為了備料、煮食而搭起的香積組棚架下聊著,不遠的身旁矗立著空調機轟轟作響,即便如此,周圍空氣仍讓人感到悶熱,這就是香積組志工的修行:在又吵又熱的環境中煮菜,但仍以歡喜心打齋布施;而這一切,簡高鳳嬌師姐早就習以為常,對每一道菜投入的愛也不曾減少。


香積菩薩 滿溢歡喜
鳳嬌師姐在水陸法會擔任三師香積組志工許多年,訪談時一直笑咪咪的,「當志工就是最開心的事情,每次和法師們、師兄師姐們相處,心裡總是好高興,歡喜心最重要,」師姐這麼說著,一旁空調運轉的聲響也蓋不住她爽朗的笑聲。
童年在九份成長的鳳嬌師姐,原生家庭是以道教科儀為主的民間信仰,一直到自己成家之後仍是如此,師姐原本跑嶺頂廟(桃園壽山巖觀音寺)跑得很勤,這是一座佛、道教合一的寺廟,後來她因為子女出家修行而跟著接觸佛教,才算真正深入了解佛教,也因此受菩薩戒而開始茹素。

布施子女 奉獻自我
鳳嬌師姐的六名子女中,有三位遁入佛門,成為專心修行的出家眾;兩個女兒在靈巖山寺出家,小兒子則是靈鷲山的懇慧法師。一開始師姐有些無奈,和子女談判總是輸,他們意志如此堅定,自己說什麼也阻止不了,只嘆是因緣使然;首先出家的是三女兒,第一個捨去的孩子讓她很心痛,宛如心頭的一塊肉被刨走,四年後,二女兒也出家時,她似乎比較能釋然放手。
但說起么子,她又有一段曲折心事,當初先生過世時,已出家女兒和靈巖山寺的法師來家中誦經助念,法事結束後,小兒子向已經出家的姊姊借引磬來敲敲看,一敲還真會響,姊姊覺得他有佛緣,問他有無出家意願,他當時只覺好玩,並無心深入佛法,還說自己如果出家恐怕母親就要終日以淚洗面了;後來小兒子結識了靈鷲山志工,漸漸親近佛法,當時鳳嬌師姐還為了兒子尚未娶妻成家一事擔憂,每回聽見來電連絡的靈鷲山師姐親切的聲音,她就暗自高興,以為兒子又要去聯誼了,沒想到兒子心無旁鶩地供佛護法,甚至決定承擔傳法重任,成為佛子。

一開始聽到小兒子表明要出家,曾經讓師姐心痛不已,兒子上山後她連續好幾個月每晚都在啜泣中入眠,直到一次半夜醒來,靈光一閃,彷彿菩薩點醒,她反倒為孩子們走上正途而高興,也想更積極利用自己的人生,曾經聽聞有位母親因為一個孩子出家每天哭泣,已經三年,師姐心想,別人一個孩子出家就哭了三年,我有三個出家的孩子,難道要哭九年?師姐轉念一想,至少孩子沒有學壞,佛祖肯照顧接納是好福氣,自己也要在護法路上持續精進;如今小兒子懇慧法師已到靈鷲山多年,鳳嬌師姐也成為靈鷲山人人尊敬的簡媽媽。
 

志在服務 成就修法
師姐說她沒有辦法多做財施,但是能做無畏施盡心盡力,讓修行精進的法師與居士們無後顧之憂,她說:「只要有人需要,我都不推辭,人生第一件歡喜的事就是當志工」;記得幾年前第一次參加21日大悲咒共修時,師姐有攝受也有感慨,自己坐著誦咒,一旁師兄師姐供養陪侍,這樣子接受別人的服務,師姐心裡總是過意不去。往後每一年,21天的大悲咒閉關她就來當志工,感覺就踏實些。
雖然對於學佛談得不多,但是講到做志工可是不落人後,鳳嬌師姐常常擔任活動志工,不管再忙再累從不推辭,她認為自己年歲已高,所剩時日不多,深怕來不及奉獻,更要把握機會好好付出;師姐對人生無所求,對死亡無所懼,能以自然放鬆的心態迎接那天到來,現在一心只想致力於護法,幫助修行者精進,「歡喜做,甘願受,第一歡喜就是當志工,」師姐不只一次這麼說道。


發心供養 期盼結緣
香積志工不見得是最擅於烹飪的志工,但卻是最願意發心為大家服務供餐的志工,師姐表示其實飯菜用心去煮就會好吃,在三師香積組服務,更要配合法事時間及了解法師需求,煮菜要起爐熱鍋並能及時完成餐點,為了讓年長法師好咀嚼,點心要熱騰騰也要熟嫩,這些都是經驗累積與細心體貼學到的。
愛當志工的鳳嬌師姐,服務奉獻總是意猶未盡,她說感覺時間過得好快,一轉眼八天就過去了,今年的水陸法會也圓滿結束,這樣締結善緣的神聖場域總是讓人珍惜,她說這次水陸法會就有個好因緣發生:有位志工師姐在法會的前置準備工作中扭傷了腳,一位民眾出手攙扶,還幫她盛飯端來午餐,這位師姐擔心自己這下子沒辦法做志工服務大家了,沒想到問這位外眾願不願意來幫忙,她竟一口答應,學得快也做得相當開心,大家都覺得這是佛祖牽的緣分,她期盼更多人來結緣,傳承志工奉獻精神。




 

靈鷲山大普施水陸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