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系選擇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語系選擇 繁體中文  /  簡體中文
靈鷲山大普施水陸法會
靈鷲山大普施水陸法會
水陸經驗分享
06-16-2020

放下身段,謙卑歡喜做志工-紀明意師兄

 放下身段,謙卑歡喜做志工-紀明意師兄
紀明意師兄,擔任基隆A區護法會志工團團長、副團長職務長達17年,亦擔任靈鷲山每年最大型活動-水陸法會外壇副總幹事長達18年,他追隨心道法師修行至今,和同修李玉蘭師姐把靈鷲山各項活動當成是自己家裡的事,只要教團有需要,這對神仙眷屬一定赴湯蹈火,全力以赴。
曾經是擁有二十幾艘中大型漁船的漁業公司負責人的紀師兄,早期在經營事業時,有一種讓人難以親近的霸氣與威嚴,每天更是把酒當開水喝,每天應酬不斷,脾氣也相當不好;但在同修玉蘭師姐非常用心的接引下,他除了在多年前成功地將殺業很重的漁業事業成功轉型,目前更是一位依教奉行、老實修行的虔誠佛弟子,紀師兄的生命故事,再次讓我們見證佛法的不可思議。
 

善根深厚的一家人
紀師兄一家人,包括紀師兄的母親、玉蘭師姐其實都很有善根,40多年前,以集發漁業公司為名,闔家出錢出力護持位在八堵的「地藏庵」,玉蘭師姐跟她的婆婆經常去地藏庵參加法會及共修,該廟宇住持很景仰心道法師,經常邀約他來地藏庵打坐修行,但那時候的師父是幾乎沒有與人交談,總是在禪定的狀態中,因此玉蘭師姐對師父也僅有一個粗淺的印象。在護持地藏庵期間,玉蘭師姐經常去打佛七,也因此與很多法師結緣,當法師們知道玉蘭師姐家的公司從事的行業後,一再告誡她去說服紀師兄把公司關閉;已經學佛的她當然很清楚家中事業所造下的殺業深重,但此時紀師兄事業正如日中天,且這間公司更支撐了眾多船員的家庭生計,要開口勸同修將如此龐大的家族事業收起,一定會引來夫妻間嚴重的爭吵與不諒解,所以這件事就像一顆巨石般壓在玉蘭師姐心中,不知何時、更不知如何解決,讓她煩惱不已。

佛菩薩最好的安排
有一天,地藏庵的住持率領弟子去靈鷲山參訪,玉蘭師姐也去了,一到山上,她就被廣闊的山海美景震攝住,之後她就經常回山。玉蘭師姐好幾次都想把心中的煩惱向師父請教,但都不敢開口。有一天,她終於鼓起勇氣,向師父詢問,想不到師父竟然慈悲的說:「因緣未到,因緣到了自然就不抓了」。玉蘭師姐聽完師父的開示後,她獨自一人走到開山聖殿旁的石階上,面向大海,至誠地向海龍王頂禮三拜,她淚流滿面地向海龍王懺悔自己以及紀師兄因捕撈漁獲事業,所造下的殺害無數海洋眾生的罪業,並向海龍王發願,她希望盡快有解決的方法出現。期間,玉蘭師姐非常虔誠,只要聽說哪間寺廟有辦水陸法會,她都會去參加,為公司所殺害的無數生靈立超薦牌位;後來,教團開始在桃園巨蛋體育館啟建水陸法會,玉蘭師姐同時成為功德主以及供品組志工。大約在釣魚台事件發生那年,玉蘭師姐在擔任志工的空檔,走進水陸法會內壇,虔心向佛菩薩懺悔發願,她殷切的懇求佛菩薩能在下一年水陸法會舉辦前就讓公司結束。而其實釣魚台事件的發生正使得台灣北部漁場海域大量縮減,同時間,遠洋漁業的漁場也正縮減中,紀師兄眼看大時局不對,遂開始陸續將漁船一一賣出,同時協助員工轉業,而當時紀師兄也不知道玉蘭師姐在水陸法會所發的大願。水陸法會結束後,一直到次年的四月前,紀師兄已經將多數的漁船都賣掉了只剩下兩艘最大最難脫手的漁船。玉蘭師姐印象很深刻的是,在4/1當天早上紀師兄接到買家的電話,當時夫妻倆還想,應該是愚人節朋友開的玩笑話;然而,這兩艘漁船真的就在4/5前順利脫手,讓紀師兄的漁業公司真正走入歷史。回想這段往事,紀師兄笑說:「別人的太太都是求神拜佛希望先生事業興隆,只有我太太是跟菩薩求希望先生公司趕快收起來。」不過,結束原本非常賺錢的漁業公司,並沒有讓紀師兄一家經濟陷入困境,反而因為意外的因緣,讓他投資入股加入小舅子的事業中,目前這間公司經營的相當良好,更不斷地在海外增設廠房,而紀師兄的三個兒子也都投入在家族事業中各自發揮所長,一家人齊心打拼。
 

水陸感應堅定學佛道路
自從玉蘭師姐參加教團的水陸法會後,她年年都邀約紀師兄去內壇拜水陸,但他一直都不願意,每每都開車送玉蘭師姐到門口後就離開。某一年,紀師兄送玉蘭師姐去桃園巨蛋時,玉蘭師姐一樣懇求希望紀師兄可以去內壇參與佛事,當玉蘭師姐即將下車時,對紀師兄投以懇切殷盼的眼神,當時紀師兄已深深地被她的真誠打動;但鐵齒的紀師兄,嘴上還是說不去,且一如以往地護送玉蘭師姐走去外壇。在兩人一前一後經過貼上滿滿功德主名字的長廊時,紀師兄心想:「這名條貼得細密如麻,如果能讓我看到自己的名字,我就進內壇參與佛事!」沒想到心中才剛閃過這個念頭,跟在後面的玉蘭師姐馬上就說:「你的名字在這邊耶!」紀師兄不可思議的轉過身,望向玉蘭師姐手指的方向,果真就看到自己名字,這不可思議的感應,第一次讓紀師兄見證到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力量,於是開啟了紀師兄這一路堅定不移的學佛之路。

開始進入教團學習佛法後,原本只是擔任水陸法會大願隊的紀師兄,在1999年被妙實法師指派擔任水陸法會外壇場地組組長,當時紀師兄對水陸法會完全不了解,且當時母親正在病重中,雖然蠟燭多頭燒,但紀師兄還是憑著願力承擔了下來;除了一邊照顧母親,水陸門外漢的紀師兄比別人花更多心力在學習,面對全然陌生的領域,紀師兄絲毫不敢輕忽,學習把自己放空、放下身段,而且經常拿起記事本,虛心地向法師、師兄姊學習請教。為求一切事務圓滿合和,紀師兄在水陸法會前誦了非常多的經典,包括梁皇寶懺、妙法蓮華經,還經常參與區會朝山活動。紀師兄說,當時他跟佛菩薩說,他把所做的一切功德一半回向母親祈願母親康復,一半回向志工任務能夠順利圓滿,此外,他還特地去請教法師,自製專屬於自己的水陸法會前行每日修法儀軌法本,每天認真做功課回向。果真,紀師兄順利圓滿第一年場地組組長的任務,獲得外壇法師們及師兄姐們高度的讚賞!在當了三年組長後,紀師兄升任水陸法會外壇副總幹事,至今(2020年)已18年。   



帶領志工長養慈悲心
紀師兄說:「能在水陸帶領上百位志工,更擔任護法會的幹部,真的是佛菩薩給我很好的修行機會,每位志工都來自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想法,帶領志工不像在公司領導同仁;志工都是來這裡發心奉獻的菩薩,要如何讓每一位志工都做的歡喜,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紀師兄說,每年水陸法會前,他一定會自掏腰包去採購滿滿一車的食物,提供給志工們享用,每天晚上也會煮鹹粥等各式宵夜,讓忙了一整晚的志工不要餓著肚子睡覺;為了要經營志工感情,他早期也經常邀約師兄來家中作客;他說,我對每一位發心來幫忙的志工都心存感激,因此,我一定以身作則,與志工們同進退,一起清晨起床、一起忙到深夜,我絕對不會遲到早退。因此,這麼多年來,紀師兄的背包裡只有一雙筷子、一個碗、一條毛巾。吃飯時,坐在樓梯間一蹲就吃起飯來,累了就躺在一片薄薄的瓦楞紙板上就睡覺了,這樣的志工生活與他平常身為大老闆養尊處優的生活真的是天差地遠,但他卻滿心歡喜、甘之如飴。某一年師父問了紀師兄擔任水陸法會志工的感覺,他笑著回答說:「就像快樂的乞丐流浪漢一樣!」
 
此外,「泡茶聊天」是他擔任外壇副總幹事的心法,每年在水陸外壇志工休息室總是有紀師兄準備的茶席,隨時讓他可與志工們聯絡感情以及”喬事情”。紀師兄說,當接到法師們交辦的棘手任務時,他就會召集志工們喝茶,茶喝完了,事情也處理好了。因為帶領水陸志工的經驗,讓紀師兄學習到如何同理、如何關懷他人,學習如何升起如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的心。他說,這麼多年來的訓練下來,他最大的收穫就是,心調柔了,變得耐煩不再發脾氣,更懂得傾聽與體諒他人,他身邊的人也都感受學佛後的紀師兄已經不是以前看到就想要躲開的嚴肅大老闆,而是想要親近的一尊歡喜菩薩;當然,與紀師兄最親近的玉蘭師姐一路看著他的成長改變,戒菸、戒酒、連壞脾氣都戒了,她笑著說,我多年對他的「忍耐」終於有好的結果了。

在教團發心奉獻超過20餘載的兩位菩薩,目前因年事漸高,身體也經常出毛病,但卻沒有減少參與教團活動的時間,反而更加的投入,全心全意護持教團。前幾年,紀師兄的腳剛開完刀,行走不便,於是向師父告假那一年的水陸法會;但師父卻對他說,腳痛就不要走,把椅子裝上兩個輪子,就可以來了,坐在那裏指揮就好。誠如師父所言,在大家的心中,紀師兄就像一個燈塔,帶領照耀著志工們前進的道路;而默默守護著紀師兄的玉蘭師姐,更是一股源源不絕、堅實安定又溫暖的力量。
 




 

靈鷲山大普施水陸法會